瓦尔登湖

昨日又是睡到晌午才起床,外面断断续续下着小雨,去波士顿的唐人街吃了一顿日式火锅(Shabu-Shabu),然后就坐上了美国臭名昭著的火车往concord去。

美国的火车果然晚点,三十分钟的火车开了一个小时,好在与此对应的车票也很便宜。不过尽管如此,也没什么人在坐,三人座的位置上,大多都只有一个乘客。我们在Lincoln下车,这里俨然一股美国小镇的风貌,叫了辆uber便往瓦尔登湖。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四点过几分到了波士顿北站,错过了四点准点的火车,搭上了五点的火车之后又因为误点六点才到,可谓是没有沾到一点美国火车晚点的好处,净吃了些亏。

坐在uber的一路上,看到道路两旁一片洁白,还伴着一点点小雨。2014-2015年间波士顿Worcester足足有3000毫米的降雪,是十三年来之最,直到三月底,整个波士顿还是被大雪所覆盖,旁边的几个州也未能幸免,基本都是大雪封城。这几天连日的小雨带来的是路旁两堵高耸的雾墙,高耸入天。古人在八月观洞庭湖,诗曰”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然而这瓦尔登湖在初春三月细雨绵绵之中也表现出同样光景。司机在路上说,这湖在今年这种气候下,应该还未解冻。不出所料,进入湖区之后,瓦尔登湖千里冰封,四处无人。于是两人独占了这大片自然风光。然而很快,我们就知晓了这里不见人烟的原因,这雪一脚下去难料深浅,而湖边带着雨水封冻的湖面,也让人不敢靠近,也许前一脚还在湖面上,下一脚可能就要与鱼虾共舞了。于是我们只好沿着这个保护区的行道前进,这个行道两侧由铁丝编织成的围挡护住,环绕湖面一周,一直到达梭罗曾居住的湖滨小屋。我们基本上只需要从湖的一端绕行到另一侧,行程大概三公里。

这天我们到了湖边基本已经六点多了,而日落时间约莫是七点过七分。然而因为周围大面积的雪,此时的湖区还看起来十分明朗。于是我们在这条行道上小心翼翼地前行,一路上还可以俯瞰瓦尔登湖的美妙。夏日的瓦尔登湖好比是名角亮相,光彩熠熠,游人沿湖而游,席地而坐,共享其美妙。而此时休眠的瓦尔登湖,则是忘记拉上帘子就昏昏在闺房中睡去的女子,从窗下走过的游人则有幸一睹素颜,这般相逢像极了一场邂逅。直到身临此境,广袤的湖区别无他人,这才觉得,似乎不是我选中了它,而是它在芸芸众生之中选中了我,安排了这一场美妙的独处。湖面银装素裹,而[白色]在这片景区中呈现出了不同的维度,冰之白晶莹剔透,雪之白浑然一体,天之白错落有致,而山之白气势磅礴,简单与唯美在这难以穷尽的白中携手同游。湖岸的婀娜的轮廓让人心生向往,树丛组成了天际线,而浓雾的那边,隐约可见远山。

但不消多时,天便很快暗了下来,这般昏暗之中两人在行道上不自觉地讨论起各种厄运来,这个说遇难后尸体会怎么被发现,那个说也许前方就有待发现的尸体,再回答说,也许死人并不吓人,如果此时蹦出一个活人来恐怕凶多吉少。之后只感觉妖风习习,面前也只有灰蒙蒙的一个轮廓。想到再侯半个钟头,恐怕整个湖区都会是黑黢黢的一片,到那时,只怕是难以脱身了。两个人立马加快了脚步,想要赶快走到出口。然而此时已到了路途中央,夹在中间煞是尴尬,前后都不可及。再黑下去,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恐怕今晚也到不了家了。于是两个人按照地图的指示,垂直于行道向最近的公路走去。一路攀援上去是一条铁轨,孤零零的路牌指向瓦尔登湖。这好比是故事里的女子的长发,生前美丽的一头青丝到了死后就成了缠绕落水者的水草,这标牌在来时无疑是一句迷人的召唤,而离开之际再看到则只有恐怖。然而我们就沿着一条铁轨一直前进,只听到沙石随着脚步发出的声音。远处有一束猩红色的光,让人头皮发麻。这时雨又下起来,滴在脸上,我们无心打伞,此时天已完全黑了,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只有一片漆黑。

我们就这样一路走着,走着。信号时有时无,到后来则是很长一段都是信号盲区,我们走在铁轨上,两边都是陡峭的坡地,远处模模糊糊似乎是一个涵洞,而昏红的灯光笼罩其中,像是血盆大口。我们一直走着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听到火车的呜鸣声,我们急忙走到旁边弃用的一条铁轨上躲避,一列火车缓缓驶来。

“这就是美国的火车,还他妈不如开车快。”

“对啊,也不知道谁会….”我话没说完,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后背上升了上来。这列火车上,坐满了乘客,还有不少人站着,所有窗边的乘客都把脸贴在窗上望着我们,而坐在靠走廊的人则压在坐窗边的人的身上,他们的嘴巴张合着,眼仁也一片漆黑,他们好像在叫嚷什么,然而火车的玻璃完全隔绝了他们的喊声,这般一看只觉得可怖。

“他们在喊什么?”

“不知道”

“他们是在喊run么?“

火车很快一节节从我们面前经过,直到到了最后一节车厢,我们才看到,车尾巴后面,密密麻麻跟着一群瘦骨嶙峋的人在推着这火车前进,可他们似乎都没有手,确切的说,他们似乎是从车厢里长出来的,他们佝偻着身子,手臂毫无肉色,而是和车厢一样的铁灰色,他们的背后则又增生出新的一个没有手臂的人,他们吃力地推着这列火车前进,走在前面的人的双腿已经血肉模糊,被整架列车拉着在铁轨上刮出一条条血痕,而后面的人却不迈动脚步,只是任由火车拉着走。

我突然意识到,这些人不是在推火车,而是在拉火车。

然而其中的一个苍老的“人”似乎看到了我们,他也把头扭了过来看着我,于是所有的“人”似乎都受到了感染,都一个接一个的扭头过来盯着我们,然而他们还在固定的轨道上被火车所拖行,只听到他们不约而同的召唤:“Come! Come! Come!”

我们看到这里,已经吓得魂飞魄散,拔腿就跑。只觉得心脏狂跳,腿也吓软了,连滚带爬地在这铁路上狂奔,两边只听到呼呼的风声,雨粘糊糊的打在脸上,两个人跑出去两公里远才发现后面的“人”并没有跟上来,回头来看,已经什么也见不到了。 两个人硬着头皮又跑了一段,终于回到了公路上,此时两人已然精疲力竭,赶紧叫了辆uber就回波士顿。

司机还正好是个华人。我上车就跟他打招呼,”Hey Ho, how’s it going today?” “Oh al-right” “It was scary and you are not gonna believe it. Today we….” 然而我们说了一汽,他也不回答一句话。我无意中抬头看到后视镜里,我的脸上,不是雨滴,而是无数的血滴。我只觉得浑身的寒毛都根根竖立起来。

之后我再没有坐过美国的火车。

「美化」如何去掉Sierra的替身(Alias)图标

在Mac OS里,应用程序的快捷方式叫做替身(Alias),然而每个应用程序的替身图标左下角都有一个难看的箭头,这篇文章主要是介绍如何去掉这些难看的标志。

  1. 关掉Sierra的System Integrity Protection
    1. 重启Mac OS
    2. 按住Command+R不放直至Mac进入恢复界面
    3. 选择界面语言
    4. 在菜单栏中依次点击Utilities-Terminal(如果你选的是英文的话)
    5. 在Terminal中键入 csrutil disable
    6. 关闭Termianl
    7. 重启Mac OS
  2. 更改替身图标
    1. 复制/System/Library/CoreServices/CoreTypes.bundle/Contents/Resources/
    2. 打开Finder
    3. 按住组合键 Shift+Command+G
    4. 将所复制字段粘贴到文本框内
    5. 找到AliasBadgeIcon.icns
    6. 将名称改为AliasBadgeIcon-no.icns
  3. 享受没有箭头的快捷方式吧

图中图标全部都是快捷方式

 

情深深雨蒙蒙

情深深雨蒙蒙应该是我唯一看过的一部琼瑶剧。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我住在小姨妈家。
那个夏天是我印象很深的一段童年时光了。我和姐姐还有妈妈一起去小姨妈家,一呆就是一个多月。那个暑假白天的生活片段已经模糊了,但晚上的记忆却尤其清晰:晚饭后,大家都洗好澡,香喷喷的,走进开着空调的客厅里,躺在铺着瓷砖的地板上,端一杯冰水,一起看电视。那时候电视里播的,就是琼瑶的情深深雨蒙蒙。
那时的我很喜欢在电视里看书桓和依萍的种种。上海滩舞厅里的厮打,书桓当记者时两人的纠葛,还有许多我看不懂的桥段。
那时我的心里觉得,这就是所谓的爱情。而那时的我,什么也不懂得,只觉得夏天这样看电视的时光简直是上天的一种赏赐:其乐融融的,隔离了酷暑,只有饱食之后的满足感,和家人共谈笑的时光。
而如今,我感受到一种深深的幻灭感。
电视里播的轰轰烈烈的爱情不过是假的–这世界上鲜有什么一往情深不顾一切的感情;而家庭的时光也是弥足珍贵的–我再也不找不到一个暑假能再那样子没有忧虑地去沉浸在那样的氛围里了。
我曾经常常骂大人只知道瞎说一些小孩子无忧无虑的鬼话。然而近来我意识到,孩提时期无忧无虑的时光的确存在着,它就在记忆的某个角落藏得很深,在那时,谁也不曾预见到人生的任何不幸,而电视里美好到荒谬的爱情故事,就和面前的生活水乳交融。
如今我反倒说不好电视屏幕的两端,哪一端是更真实的了。

新的开始

感觉自己有很长时间没有认真写过博客了,最近思考Chicnese要怎么做起来的时候渐渐意识到:我在想问题的时候常常会自动补全那些没有那么有意思的部分,然而那些没那么有意思的部分往往在我之后的实践中成为最后完成问题的关键。

我最近的感想是

多用笔想问题,不要用“脑子”想。

我说过很多(在出口之际)自认为很正确的话。然而当我用笔记录下来时常常发现这些话经不起推敲。人的思维往往很难做到缜密无误,有疏漏是很正常的。但思维本身又是变幻莫测的,所以有些错误的地方在思考时没有被注意到就一闪而过了。 而文字和图像则是思维的一种投射,它们能帮助我们更好地去理解我们思考的方式和这些方式的不足。

多观察,少以为。

我很早以前自诩是一个做事很细心的人,然而今年,在我陆陆续续地丢掉了两张银行卡,一串钥匙,一副耳机,还险些丢掉了一台相机之后,不禁觉得之前一直认定的“细心”可能真的只是我的一种自以为。然而我一直活在这种自以为当中,所以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粗心。自从跳出这种桎梏之后,我才回顾起上个春假有一次忘记订从奥黑尔机场回学校的车票,最后有惊无险地候补上车的遭遇,还有之前在纽约的一间餐厅掉过一台新买的Kindle Voyage的傻事,以及前年过年在深圳转机的时候把整个背包都丢掉的事情,当时包里还有不少衣服和一台iPad。这些事情多多少少都引证了我自己粗心大意的毛病,最后看来,是疏于自省导致自以为是。

这几天的想法大致如此。就此草草结尾。

吾心安处

_DSF6091-1-2
留学已经两年了,最近越来越来觉得天地之大无处容身。倒不是没法活,而是感觉心里鲜有安定感了。苏轼道“此心安处,便是吾乡”,然而我这两年来不觉得有什么地方是“心安处”。在国内觉得处处不顺意,而在美国又觉得漂泊无依。记得我大一的时候看过一个Research,当时做这个Research的人写了这样一句话,原句不记得了,大意是说,留学生是沟通两个国家的桥梁,而“桥梁”这个字眼,则隐含着“它不属于任何一边”的预设。当时乍一读只是觉得精辟而已,直到天黑了,吹着夹雪的寒风走去吃廉价中餐的时候,我心里才泛上一股辛酸来。

而这股辛酸似乎随着时间淡了,但心里却清楚,这般烦恼只不过病入膏肓而已。夜深人静时时而也觉得孤苦无依,想必无数人成家立业的因故,也多多少少与这孤单相关。「父母生性既定,故土亦无法选择,而自己能决定的仅仅伴侣子嗣而已」,家庭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传宗接代,更多的则是「构造自己的心安处」吧。

想到这里又觉得前路茫茫,就此罢笔吧。

六月十四日子夜
于上海愚园路

Green Street黑科技+吃喝集锦

给明年住GREEN ST上的同学传达几个黑科技:
Screen Shot 2016-05-08 at 15.27.39
AMKO的冰柜里有时候会有冻荔枝,拿回家解冻就可以当冰荔枝吃,超级过瘾。
另外,每周四早上AMKO还有新鲜的五花肉到货,这些五花肉都是没有冰冻过的冷鲜肉,用来做烤肉或者做菜都很棒。除此之外AMKO的冰柜里还有榴莲/大闸蟹/羊腿等很多别的地方买不到的菜。

 

Potbelly可以是说是UIUC最好吃的三明治,很多不喜欢吃三明治的人也很爱他们家的Grilled Chicken& Cheddar,7刀一大个,爽到你妈妈都不认识了。

 

四街的FlatTop是自助Stir fry,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个吃法:选完Protein之后,拿着碗(一个人只能拿一个指定大小的碗)去加自己想吃的素菜(!但是别加饭!),选附加选项时记得加Vegetable Soup和蛋,然后酱料也要先Sample再加,出来满满一大碗,然后再向服务员要一个多余的碗,你可以直接问”Could I get a bowl to share my soup?”或者问 “Could I get some rice on the side?”,童年吃汤泡饭的美妙一瞬间全部回到你心上。

 

IMG_1592
五街的Bombay Grill是一家印度菜,每次到了周末的时候就会解锁隐藏选项,你可以跟老板问,有没有Indian Wrap或者Indian Roll(很多服务生不知道),这家店的老板同时也是以前卡萨布兰卡的老板,所以卡萨布兰卡的历史菜目有时可以在这里吃到。

 

在Joe’s附近的面面居可以吃到热腾腾的肉夹馍,其实如果早上想吃一碗面作早餐,可以挑10点30的时候去,往往这个时候就可以吃到第一碗面了(正式开门是11点)。

 

GREEN上的Urbana Outfitter常常会打折,有时候去逛着玩能发现便宜到爆炸的衣服,我有一次里面买到8刀的Levi’s(买单的时候都怀疑人生了),但是他们家的拍立得胶片20刀一盒,真是坑爹之至,买数码产品就请一定要绕行了。

 

Walgreens其实常常也有折扣,有时候会有3刀2瓶Bolthouse Farm的折扣(原价4刀多一瓶),里面的口腔区也经常会有很新奇的商品,另外如果你早上喜欢吃咸的,他们家有十几种口味的汤,我个人最喜欢康宝浓汤的Chicken&Noodles。

 

很多同学买排骨做菜切起来都很头疼,其实County Market的Butcher Shop每天下午2点前都会免费帮你处理食材,只需要告诉他排骨要切得多短就好了。另外,County Market的生猪宰杀完之后之后还会有不要的脂肪,如果你特别喜欢吃猪油,就可以免费拿回家自己炖猪油,炒菜特别香。

 

国内吃过的田鸡肉真是唇齿留香,难以忘怀。FarEast的冰柜里其实有速冻的田鸡肉,如果你特别想吃田鸡,也可以去FarEast的冰柜里探索一番。

 

还有很多人很喜欢吃Sakanaya,但Saka空间有限又不接受电话订位,每次去吃看到人头攒动觉得心好累。其实saka自己在使用nowait的预订系统,只需要下载nowait,然后去之前在手机上排队就好了,这样就不用坐在那一排椅子上尴尬地等候了。

 

校区里有些人对来来抱有偏见,觉得来来的饭不好吃。其实不然,每家中餐馆都有自己拿手的菜,只是需要食客去努力探索。来来的排骨饭,只要8刀一份,简直是治愈系的美味,而且来来开到晚上10点,只要你在9点50之前赶到,就能吃到一份香喷喷的排骨饭。

 

无独有偶,也很少有人意识到BOBO CHINA是一个暗藏彩蛋的地方,如果你还在思念故乡的韭菜盒子,那么BOBO CHINA的电话你一定要存下来,在你独自面对MP的时候,有什么会比一份热腾腾的韭菜盒子更能缓解你精神上的压力呢?另外,他们家还有很多不错的菜目,绝对是值得探索的一家中菜馆。

 

说完了来来和BOBO CHINA实在不可能落下东海渔村,他们家每天都供应早茶这一点不说,东海渔村每两周还有卤味出售,卤鸭脖子,卤鸭架子,卤牛肉,卤anything,配上东海自磨的豆浆,谁还记得自己在美帝?

 

对于喜欢吃墨西哥菜的人来说,Burrito King实在是吃taco的一个圣地。Burrito King最早12点关门,一周有好几天开到凌晨三点,他们taco菜单上的每一种口味都值得尝试,我个人最喜欢鱼taco和虾taco,然后辣酱涂满,吃完只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在笑。

 

如果你都能看到这里,那不用说我也知道你一定是24K纯吃货一枚,我一年的吃吃喝喝的经验都贴在这里了,也写得很辛苦,如果你觉得有用的话,希望你也可以转发一记。

 

最后:上面所提到的每个地方,离我家的步行时间不超过10分钟,最远是amko,最近的是walgreens,有多近呢,基本就是「用力跳下楼就会摔死在walgreens家门口」那么近,如果你喜欢吃吃喝喝乱玩玩,然后又还没想好暑假住在哪。我们家正在转租,5月18到8月15,1000刀,具体的情况可以访问ezotang.com/sublease,如果想租请尽快联系我(联系方式在底下)。

 

最最后:如果你是看到了朋友的朋友圈所以才找到我的,请告知我你朋友的微信号,咱们签完sublease的租约我会给你们两个人各发一张$50的amazon gift card,或者你如果更喜欢肮脏的现我也没意见。

 

加微信请注明租房,不闲聊。

 

IMG_0530

2分钟能学会的女子逃生技巧-写在和颐酒店事件之后

最近大家都在刷和颐酒店的事情,好多人的讨论都已经上升到了女权主义的高度。这件事跟女权的关系有多大我暂且不提,只是想给广大女性朋友们分享干货:

如果假装你男朋友来攫你的,外人往往分辨不清楚,有时候还以为是两口子闹着玩,结果无数女性就在这种情况下无法逃身,那么主要针对这个情况给大家科普一下

  • 在人多的地方
    • 一定注意破坏他人的财物
      • 把别人的白裤子踢脏
      • 把别人的水果摊掀翻
      • 把别人的手机抢走

反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旁人因为财物的损失而卷入这个事情当中,而不是一昧的妄想路人会挺身而出。(也不要怕事后赔钱,什么东西都不比命贵)

  • 在人少的地方(例如和颐酒店)
    • 冷静下来
      • 想办法让对方失去行动能力
        • 盯准角度
        • 痛踹对方裆部(写到这里自己觉得胯下一凉)
    • 大声呼救
    • 逃之夭夭

也建议大家平常多学一点防身技巧,这也不光只是针对女生,男性被性侵的也大有人在,只不过更加羞于出口所以很少有媒体曝光罢了。学一两招趁手的总没坏处。

总的一句话,出门在外,多个心眼,有伴的相互照应,没伴的更要多加小心,遇到特殊情况一定要冷静,不要只知道哭哭啼啼。平常多多注意锻炼,关键时刻才能不虚。还有就是要下得去手(脚),对坏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废话说完了,大家出游一定注意安全啊。

环游世界与梦想

当今的大部分世界已不在腥风血雨的笼罩之下,而我们的生活,比起过去战火纷飞的年代,也实在是平安太多。古有“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也”的决绝,今有“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的洒脱。战争年代,渺小的个体往往因为战事影响,难以追求自身的价值。而如今的和平年代,没有了「国难当头」的迫切感,人们纷纷有了机会来思考自己的生活,思考自己作为独立个体的价值与追求。

 

然而身处这和平年代之中,伴随着物质生产的极度发达,大多人似乎都陷入了消费主义的各个壁龛之中。有人为了“走遍世界”而努力工作,有人为了“吃遍全世界的米其林三星”而身背数职。这些乍一听似乎都是有趣的生活目标:吃喝玩乐也本来是生活的一大部分。然而日子久了,我看惯了各式各样立志要享遍世间极乐的人,实在是心生鄙夷。这些表面看起来很难达到,像是「有追求」的这些目标,背后实则是很多人的「游人心态」吧:来世间走一遭,只为了满足感官上的愉悦和物欲的满足。这些所谓的追求,或者说「梦想」,和「我下午要去吃一碗猪豚骨拉面」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虽然我们已经不在一个需要“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年代,但是倘若人生的整个目标就是为了实现那些微不足道的「梦想」,人的存在也实在是形同蛆虫了。难道生而为人,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不应该为这个世界留下一些印记么?我们若存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为改变这个世界作出过什么改变,那么我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又何在呢?

 

「走遍世界」听起来像是个难以触及的目标,然而古往今来环游世界者千千万,又有谁被铭记了呢?我们真的应该「活在一个具有无限选择的年代,却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无人问津地死去」么?当然,我们没办法要求每个人都抛开自己「娶妻生子安度一生」的想法去「追寻生命的意义」,如果真是那样,世界将无法运行:因为没有人会再站在路上扫大街,路边的便利超市也无法为继了。

 

但作为年轻的我们,尤其是跨过大洋来到另一片大陆的我们,掌握了无数珍贵资源的我们,真的应该只是为了将来能够在某跨国公司占一个大中华区的高职而活着么?这样说,并非是要求留美的学子们都出人头地,青史留名。然而,不应该矢之银台,失之星辰么?(Aim for the moon. If you miss, you may hit a star. by W. Clement Stone) 如果每个人都碌碌无为地在大企业的隔间里虚度生命。那么怎么对得起这跨越太平洋的迁徙呢?

 

当然我并非说商业世界就是肤浅的,没有价值的。决然不是,正巧相反。可是身上负有大量资本积累的我们,不应该更敢于进行一场冒险么?怎么能把所有的目光限制在一张工作签证上呢?这样未免也太可悲了。去尝试设立新的职位,开创新的公司,甚至开启新的行业,不才是有志之士所为么?

 

在这个有选择的年代,越来越多人只记得在生活状态和薪水多寡之间权衡,努力地去抵达自己有限范围内满足感的最大值。然而跳出限制来看,我们的生活其实还有无限的选择;无数的危险的,奇妙的,可以摔折翅膀的旅程;无数远超过环游世界之维度的旅行——为什么要害怕呢?

 

出发吧。

这一年

讲真,一年前我还在为「没办法被美国人接纳」而烦恼,那时常常夹在一堆人中间被迫回答一些「你来自芝加哥哪个屯?」这样子的无聊问题,然后我还得很不好意思地说「我来自三里屯Oh, actually I’m from China」。去年这个时候还经常一个人(抱着结交几个美国朋友的妄想)去参加一些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volunteer,然后又一个人灰心地吹着冷风回家。也是生下来头一次体会到「How it feels to be a damn boring person (as and only as an English-speaking human being)」。那时候觉得大多数国人在美国留学的经验都over-promising却又under-delivering,也一度觉得「妈个蛋我再也不想和这群白人傻逼说话了。」

但日子缓过一些,也慢慢有美国人问我说,「要不要一起写作业?」,再到「我们一起复个习?」,再到后来,rush了一个honor society,然后我突然间觉得好像这些我之前追求的所谓的【融入感】都触手可得了,然后再去参加每周的例会,去回答一些诸如「What’s the most embarassing movie on your netflix?」的sign-up questions,然后发现没看过任何一部别人提到的电影。

再到后来Initiate class竞选的时候误打误撞选上了Initiate president,然后又浑浑噩噩去参加了好几个星期的例会,(说来惭愧)去所谓地rush,去背26个希腊字母的读法,去记a bunch of things which I don’t give a fuck about,然后听大家讲一些没所谓的废话,为了一些小得掉渣的事情而去开会(这就是Greek life里大家所津津乐道的commitment)。然后直到Initiation的前几天,我突然意识到「这种生活真是无聊透顶,我真的要过这种日子么?」,我觉得我心底的答案是否定的。然后我终于告诉他们「我不想干了」。然后几个人都来劝我说,「你确定么?你可是rush了一个多月哦。你只剩几天了哦。不要走啊…」但我最后还是退出了。

再之后,我觉得美国人和中国人韩国人印度人台湾人朝鲜人都没什么区别,也不去刻意打交道了。结果心态放平,反而陆陆续续出现了“要不要一起吃个饭?”“一起去跳舞吧?”“一起去看电影吧?”之类的邀约,这样的邀约拒绝了很多,也接受了很多,也只是当作平常了。


 

直到这个学期,认识一个学机械工程的哥们,常常一起周四打乒乓球,然后一起聊一段走一段,再分别回家,这般相安无事好长一段时间。然而今天他突然说想晚上一起玩一下,我说「我正想去台球,你来么?」

然后就这么约上了。三个人一起打了两个钟头的台球(还有另外一个朋友),大家乱开玩笑瞎开涮,然后一起打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球捧腹大笑。说真的,我头一次和一个美国人一起玩,能有一种忘我的感觉,忘记了身在何处,也忘记了身处何时,只觉得台球的撞击声格外清脆,台球桌的顶灯绚烂醉人(并没有嗑药{也头一次跟别人聊天两小时全程没词穷}),虽说是两个钟头而已,但真的是前所未有的,跨越了很多维度的开心。打完球走在夜风里,我突然想到“这不就是我很久很久以前一直所向往的那种感觉么?”,于是一刹那,这两年走过的一切都像隧道尽头穿梭入眼的光,空白了我的脑海。


诚然,如今看来,我所经历的三个阶段,分别是
  • 我算个屁?(置疑自己的价值)
  • 你算个屁?(置疑别人的价值)
  • 这些都不算个屁(了悟了很多障碍都是可以克服的)

坦白说,一方面,高喊着“国际化视野”然后从来不接触非华人实在很讽刺;另一方面,口口声声念叨着“民族自信心”却又时时刻刻去迎合美国人的over-patriotism也着实不可取。我想,华人的魅力其实向来在于谦以待人却又不卑不亢吧。

其实很早以前就习惯了怎么在professional setting里和非华人好好打交道,日常里也交过几个不错的别的国家的朋友,但一直觉得,和美国(白)人只要能一直保持一种Workplace mutual respect和Classroom mutual respect就足够了,也很好了然后今天我才意识到,其实世间真正值得追寻的友谊本来寥寥无几,很多中国人之间的关系也只不过是貌合神离,无非是约饭的难度低一点,平常的照面多一点。而中国人和美国人的交往,诚然要跨过文化的壁垒和语言的壁垒,但终究也能达到友谊的彼岸(By friendship I do mean the kind of friendship which clicks/我指的是很合拍的那种友谊)。
大一的时候实在是发生了很多对我而言很沉重的事情,现在回想大一,还觉得自己当时过得的确很抑郁,但倘若再走一次也估计难免重蹈覆辙。然而大二的生活实在是有一种妙手偶得的乐趣,感觉什么都如愿以偿,什么都无怨无悔,什么都搞砸了。虽然因为大一的不作为,也失去了很多机会,但这只不过是新生活的一点底色吧,虽然mess up了很多很多,但不知怎么的,却对一切又充满了希望了(可能是因为我今晚吃得很饱?)。
长文烦扰,感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