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胡话

 

IMG_1622

我最近一直都很严重的失眠。或者说只是晚睡而已。晚睡已成习惯,觉得很悲哀。我向来是睡眠模式很不稳定的一个人,只要晚睡一天,便天天晚睡。晚睡如山倒,早睡如抽丝。

不过我一直都认为,思考和睡眠在一定程度上是互相冲突的。我见过的一些过的很是单纯快乐的人,睡眠的过程也往往平顺之至。而每天胡思乱想的人,似乎夜深人静时大脑就开始变的异常活跃。似乎就是不能睡着。平日即使零点爬上了床,也要在微弱的灯下看几篇纽约时报的社论,才能慢慢睡着。然而我并非是说该报的社论如何文采飞扬,正好相反,该报的社论常常无聊到让人昏昏欲睡。这也是为什么我睡前看报的原因:往往报纸里的信息到了一天的结尾基本都没有太大的价值(不过有时新的一刊会在子夜推送),可我丝毫不在乎这些信息是否还有实时性,只要它是催眠的,无助于思考的,就足矣。

我已经逐渐感到,过度的无谓的思考有时候在毁掉我的生活。然而我很固执的深爱这件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