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杂语。

今年除夕正好赶上周日,身处海外的同胞也可以痛痛快快过个好年。去年过年的时侯是工作日,而且还是是第一次期中考试前后,我身边的同学都处于一种赶due赶paper赶project赶whatever you can think of的状态之中,更有甚者身上压着4场考试,浑身都是作业—-自身都尚且难保,更别说过年了。虽然年后的周末里,还是有一些补过年的同学,但是年味已散,如此这般对我来说实在是颠鸾倒凤之举了。

 

今年凑上了海内外能跨越时差和距离,一起欢庆的一个新年,也是我在美国正儿八经过的第一个年,同时还是第一次和同学一起过年。整个周末可以说是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开心得死去活来,大家下厨,包饺子,一起喝酒,一起玩桌游,放烟花,谈天说地,插科打诨,口无遮拦地开玩笑,一本正经地吹牛逼:往往到了这个时候,都忘乎了身在何时,忘乎了身在何处,也忘乎了小小的自我。不过开心之余还是很想念家人,又是一年无法团聚一堂,只能透过网络来传递思念和情意(以及红包),实在是有些遗憾。

                                                   可以从这里开始看了

但实话说来,整体上来讲,我觉得今年的这个年反而比在国内过的年要开心。究其原因,不得不说,以前从来从来没有和同学一起过过年,也没想像过。然而现在发现,和同学一起过年的开心,实在是纯粹无比:大家不问学习成绩,不问对象有无,不问工作着落,不问前途几何,但凡跟虚荣攀比能沾上边的一概不谈,彼此分享的只有喜悦和陪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颇为远房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数不清的问题所困扰,长大后又看到以前的哥哥姐姐仍然没有脱离这个魔障,无数的(尤其是单身的和有对象没结婚的以及结婚了没生孩子的,还有生了孩子还没来得及考虑上哪所小学的再就是被爸爸妈妈生下来养大才开始上小学的)青年男女都在过年期间的「远房亲戚十八问环节」感到无比头疼。

 

我也无数次地想过,等到我以后为人长辈,我又该以什么面貌示人呢?而如今我觉得这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在将来的将来,我想用(尽可能)平等的姿态去面对我的后辈[if there’s any{怎么有种断子绝孙的既视感}]。在年味最重,幸福最浓的时候,我关心的是,他们想要分享的故事(最好是他们珍藏的时光),他们新年的愿望(最喜欢妄想的那种),他们的烦恼(但绝不在他们吐露心声后说教频频),而不是成绩薪水婚恋状态。我热爱尊师敬长的传统文化,但不想把它等同于等级森严的长次制度。我热爱阖家团员的传统节日,但不想把它变成张扬炫耀的攀比平台。

 

同时,我也知道有很多迫于社会大环境而被迫接受「{自己曾经厌恶的}传统」的人,对于他们我只能表示深刻的同情(而且我也同样在经受这一过程)。然而到了未来,在我们拥有自己的家庭(无论是丁克还是LGBTQ家庭)或者是成为独身主义者,成为我们家族中的“长辈”之时(同时也是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传统之时),放弃过去(很多)长辈们所拥有的特权,转而以平等姿态对待晚辈,不也是一件很值得去做,很值得去高兴的事情么?

 

我知道我在这新春之际连珠炮一样说了这么一大片无足轻重的话,实在是显得too young too naïve,但还是不得不套用一句话说

 

 “People have great taste; they just need great options.”

 

我希望我所描述的这一切,会是一个不错的option,而我也同样坚信我身边的人 ,都有自己睿智的判断。

 

最后祝大家猴年猴塞雷啦!

 

P.s. 要说单纯过年的感觉当然是只和最亲的人一起过最好了(尤其是辛苦的学习/工作之后),但是现实生活中总是难免会有一些不沾边的「远房亲戚」老鼠屎,开篇之处有“我觉得今年的这个年反而比在国内过的年要开心”这样的结论纯属也是因为这些老鼠屎。希望大家不要形成“我在家里过年过得泪流满面”乃至“我动不动就被家人虐待”(脑洞太大了啦)这样的误读。我很爱自己的家人,然而这个世界并不仅仅只是由我的家人组成而已,这也同样是全篇的始末了。

 

P.p.s. 对于2018年(及之前)毕业的亲们来说,毕业前过的每一个年都是适逢周末😊,也一定把握这美妙的时光啊。

从吐槽洗碗说生活

 

IMG_3551早就想写网志了,然而这几天太忙,都没动手。说忙也不是说有多大的事,大多是鸡毛蒜皮,油盐酱醋。今天是烹饪的第15天,然而我对于做菜并没有内在的强大的热爱,而往往只是一种「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愉快。有客人有朋友,自然乐在其中。然而平常若只是满足口腹之欲,我宁愿在外面吃。

我热爱这一场生活,但极度痛恨其机械重复的部分。下厨的全过程,就恰似是一场生活的缩影。配菜的过程是奠基,而煎炸炖炒则是创造,其后刷锅洗碗则是无创意无营养食不知味的枯燥重复。我往往认为其对于生活的唯一意义,就是作为一种映衬,是生活的灰暗底色。有人说生活的态度是「即便刷碗也能载笑载言」,然而我实在不认为这劳什子有什么乐趣可言。生活的意义于我来说,是「摒弃重复」,是「勇敢尝试」。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洗碗机,微波炉,洗衣机还有iRobot的原因。 如果有人能帮忙把碗洗干净冲干净然后烘干放稳,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下半年试试洗碗机的效果,希望不是黄粱一梦。

总之这些厨余的休憩,让我觉得我不想要一份这样的生活。我不渴求回家就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如果这样做的代价是我的另一半需要在上述毫无价值的过程中浪费时间的话;我也不渴求儿女绕膝,如果这样做的代价是彼此的事业都难以增长,每天都需要为奶粉尿布焦头烂额的话。

然而我们这个社会似乎太早地开启了人生的挂机模式,大量的年轻女性,都纷纷踏上了结婚生子做菜刷锅的征途。而婚姻的意义也似乎变得很浅陋。也许婚姻并不适用于每个人,起码目前来看不适合我。

我每每想到整个社会的大部分人,都在过起床上班,下班回家,躺在沙发上看看电视就睡觉的生活。就好像我小时候会突然想起,这个地球上的60亿人,每个人每天都要穿衣服(或者说起码有穿衣服的需求)一样可怕。然而大部分人选择了一个可以重复可以保持的状态就不再前行。这不就是现世版的行尸走肉么。我每每想到这个,都料到别人会觉得我是傻逼。然而我真的认为,人类的多样性,也许往往只在社会的高阶中得到体现,而活在中层的大部分人,可能基本也只是在同化别人以及被别人同化中蹉跎一生。我想到这个就觉得很可惜。

以前听一个在香港念书的同学说,「如果每个人都有个性,那么‘有个性’这件事也变得没个性。」我去了香港之后,见过形形色色的新新人类之后,略微可以理解他的想法。然而我认为,之所以他如此想,只不过是因为很多香港人在「装作有个性」,其实质只不过是「雷同的怪异」,而这番「雷同的怪异」太多,则难免让人觉得视觉疲劳,而动态的独特却让人眼目常新。

我从来不觉得「做不同」会变得「枯燥」,若每个人都在努力寻觅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么这个世界应当会变得更加灵动吧。

我不敢妄断,也不敢妄想,只希望我能在这条路上不断遇见千奇百怪的别人,开心的做莫名其妙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