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 卡列琳娜

我和王小姐分手大概两个月了。确切地说,很难界定时间有多久。今年五月毕业之前我们似乎就闹掰了。起因可以说不能再小了:今年王小姐的牙很疼,于是三天两头地在看牙医。我嗐头瞎脑地在忙自己的项目,也几乎没有陪她去看过牙医。我每次问她要不要我陪她一起去,她都婉拒了。但事后她又指责我不关心她。这实在是很头疼的问题。去看牙医真的很耽误时间:在这个凳子坐一坐那个凳子坐一坐,半天就没有了。不过我绝不是说我不愿意浪费这些时间:我只是需要一个“我想要你把时间浪费在我这里”的信号而已。这个信号我觉得从来没有收到过。再加上我当时很焦虑,也没有跟任何女性朋友倾诉这件事——事实上随便找个女人问一问,这件事都会好办的多——她只不过是希望我跟她一起去罢了。不过事后诸葛亮是没有什么意义的。结局就是我受不了她三天两头地闹,也没办法知道她到底想要什么,再加上她从来没给出过一个确切的答案。我们分手了。

现在看来,我俩都有问题。当然我觉得问题更多在她那。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好吧可能有点重要)。

从毕业到现在,我大概已经写了3个月的代码了。第一个月我走上了microservice的迷途,想了各种邪门歪道来设计microservice,但这玩意真不是人学的。我搞了一通也没明白到底要怎么实施,于是最后不了了之接着写普通的monolith app。第二个月我开始头疼怎么设计数据库,看了一大堆书,中间因为有好些朋友要离开学校了,还和朋友出去玩了很多次。最后的结果也不够明了:我仍然不够明白要怎么设计数据库。于是到了第三个月,我意识到我浪费了太多时间一下子做东一下子做西,我必须要开始做整个app了。想通了这一层反而写得很快。每天都能做一点新feature出来。

王小姐因为不知道之后的人生要干嘛,又在大学续了一年硕士会员。她开学的时候我还去接她。之后我约她出来吃饭。席间她把她的电脑搬出来让帮她写课上一个很傻逼的python tutorial,然而饭店天杀的wifi几乎没法用,手机的热点也慢得要命。再加上商学院配置了一个ipython的傻逼环境,我写的所有的码在当时都无法跑——因为环境坏了。我跟她说她可以直接在python的console里写,她很执拗地说她不愿意。

然后之后就是彻头彻尾的误会,她觉得我会把她的项目弄坏,开始尖声命令我停下来。我告诉她我知道我在干嘛——但因为网坏了我完全没有办法证明这件事。然后她天杀的电脑还快没电了:然而我却没带充电器。Fuck!最后我放弃了。我的尊严是很脆弱的,在这个关头。然后我们又说了更多不愉快的事情。太过于不愉快以至于之后我就再没有开过口了:我一声不吭地把饭吃完便走了。

我觉得这就是最后的结局了。

今天我放弃了要去看烟花的计划在家看了一部电影,叫做《Begin Again》。简单地说这部电影讲的就是一个分手和释怀的故事。但往事毕竟就是往事,很冲鼻子也很招人眼泪。电影里的女主角最后没有原谅劈腿的男主角,流着泪走了。可但凡是爱情片就难免出现一大堆交往的片段——片中男女主角共用一根分线器走遍了纽约的大街小巷。我觉得我被这个故事打动了。我不知道我是喜欢纽约,喜欢女人,喜欢气味相投的交往,还是喜欢恋爱给人带来的年轻感觉。但总之我被打动了。我困在香槟太久了。我想要离开这个城市,去认识其他人。其他的年轻姑娘,或者男孩子也行。我受够现在的生活了。我很感激这部电影给了我一点揭示,关于我现在烂透了的生活。

然而我没办法说走就走。我的代码还没写完。我的项目也还没完全启动。但是我知道我会到那里的。我会到那里的。

夏天就要结束了。我在这里的旅途也快要结束了。分别的人大概不会再相见了。但我会怀念在这发生过的一切。

再见了,卡列琳娜。

P.s. 这部电影是我一直想和王小姐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