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世界与梦想

当今的大部分世界已不在腥风血雨的笼罩之下,而我们的生活,比起过去战火纷飞的年代,也实在是平安太多。古有“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也”的决绝,今有“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的洒脱。战争年代,渺小的个体往往因为战事影响,难以追求自身的价值。而如今的和平年代,没有了「国难当头」的迫切感,人们纷纷有了机会来思考自己的生活,思考自己作为独立个体的价值与追求。

 

然而身处这和平年代之中,伴随着物质生产的极度发达,大多人似乎都陷入了消费主义的各个壁龛之中。有人为了“走遍世界”而努力工作,有人为了“吃遍全世界的米其林三星”而身背数职。这些乍一听似乎都是有趣的生活目标:吃喝玩乐也本来是生活的一大部分。然而日子久了,我看惯了各式各样立志要享遍世间极乐的人,实在是心生鄙夷。这些表面看起来很难达到,像是「有追求」的这些目标,背后实则是很多人的「游人心态」吧:来世间走一遭,只为了满足感官上的愉悦和物欲的满足。这些所谓的追求,或者说「梦想」,和「我下午要去吃一碗猪豚骨拉面」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虽然我们已经不在一个需要“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年代,但是倘若人生的整个目标就是为了实现那些微不足道的「梦想」,人的存在也实在是形同蛆虫了。难道生而为人,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不应该为这个世界留下一些印记么?我们若存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为改变这个世界作出过什么改变,那么我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又何在呢?

 

「走遍世界」听起来像是个难以触及的目标,然而古往今来环游世界者千千万,又有谁被铭记了呢?我们真的应该「活在一个具有无限选择的年代,却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无人问津地死去」么?当然,我们没办法要求每个人都抛开自己「娶妻生子安度一生」的想法去「追寻生命的意义」,如果真是那样,世界将无法运行:因为没有人会再站在路上扫大街,路边的便利超市也无法为继了。

 

但作为年轻的我们,尤其是跨过大洋来到另一片大陆的我们,掌握了无数珍贵资源的我们,真的应该只是为了将来能够在某跨国公司占一个大中华区的高职而活着么?这样说,并非是要求留美的学子们都出人头地,青史留名。然而,不应该矢之银台,失之星辰么?(Aim for the moon. If you miss, you may hit a star. by W. Clement Stone) 如果每个人都碌碌无为地在大企业的隔间里虚度生命。那么怎么对得起这跨越太平洋的迁徙呢?

 

当然我并非说商业世界就是肤浅的,没有价值的。决然不是,正巧相反。可是身上负有大量资本积累的我们,不应该更敢于进行一场冒险么?怎么能把所有的目光限制在一张工作签证上呢?这样未免也太可悲了。去尝试设立新的职位,开创新的公司,甚至开启新的行业,不才是有志之士所为么?

 

在这个有选择的年代,越来越多人只记得在生活状态和薪水多寡之间权衡,努力地去抵达自己有限范围内满足感的最大值。然而跳出限制来看,我们的生活其实还有无限的选择;无数的危险的,奇妙的,可以摔折翅膀的旅程;无数远超过环游世界之维度的旅行——为什么要害怕呢?

 

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