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鸡血的地方就有陷阱

Snow Meet

我相信但凡是作过留学的功课的人,都见识过留学BBS以及各大留学机构官网扑面而来的鸡血力。但凡一头扎进去钻研,不免会发现,看过几篇干货,马上就能读到某个有血有肉的留学生的鸡血文。而所谓鸡血文,也就是他的所谓「奋斗经历」:他如何努力地准备托福, 他如何地热爱英美文学,然后在之后又如何有技巧地去练习SAT,最后就是他的申请过程和他个人的生活经历如何严丝合缝,最后作者再大肆吹捧一下该同学所录取的学校有多么名声斐然,这样一篇热腾腾的鸡血文就出锅了。而那些会一所一所学校去仔细研究的有心人,必然还能在上述的各种网站看到在这个学生的校友/在校学生对自己的在校生活的描述,而其中不乏各式各样的亮点,留学生活似乎光亮得令人忍不住咧开嘴偷笑。诚然,广大的留学生,都是靠着这些文章供给的源源不断的鸡血力,度过了漫长的申请季的。

而在真的入学之后,这些曾经泡论坛的天真的留学生们,才会意识到生活对于她们究竟是什么。文化上的隔阂,生活上的不适,选择的有限,前途的渺茫,霎时间席卷而来,而这些一切的一切,和他们见到的在某某学姐朋友圈里的掠影似乎有些出入。也许直到某一天,当他们为了某件芝麻大点的事而掏出手机发朋友圈秀优越感的时候,往日他们目睹的一切炫耀都像是隧道出口处的刺目的光线,顿时间向他们奔涌而来,空白了他们的世界。

我从来不怀疑我自己对于未知事物的美化力,我甚至觉得我患这样的病症已经很久了:我曾经在网上买了一台Kindle Voyage,买过之后确实视如珍宝,爱不释手,但是总觉得好像有落差,直到有一天再一次打开Amazon的官网,浏览了一遍Kindle的介绍界面,发现自己胸中还是汹涌着一种购买欲:然而这的确是很诡异的,我明明手里就掂着Kindle,却还是有一种猛烈的购买欲。说到这里,我联想到之前读的一本广告学教材中涵盖的一个说法:广告不仅能催使潜在用户产生购买的想法,而且还能坚定那些已经购买了该产品的用户对于自己「购买行为的正确性」的确信。然而我并不觉得这个说法足够解释我的感受。我真正的感觉是:Amazon的这个网页,塑造了一种Kindle的印象,然而这种印象是用户在使用Kindle的过程中是无论如何无法还原的,它是Kindle所有的美好的结合,它是一张没有「反面的报纸」

这又让我想起另一件事:我在一门戏剧入门课中读到一段话,原话我已经找不到,但是其大意大概是:「生活之美往往是零碎的,暂时的,易逝的;然而艺术之美则是连贯的,永恒的,不朽的」。戏剧中的美,无非是生活中四处散落的美之集合,而广告中所塑造的无暇的产品形象,也只是产品处处美妙的拼贴画而已。而我们所阅过的那些生活剪影,也只是从生活的单调,沮丧,失望中榨取出来的一杯甜汁而已。

而这种甜汁,一旦脱离了生活的母体之后,就变成了别人的鸡血。申请时我们就开始吸收这种鸡血。(我想起之前我甚至会羡慕别人发在社交网络上的一张吃三明治的照片)再然后就是找工作时,我们的屏幕上充斥着各式各样的过来人的实习经历和工作职位,以及各式各样的「走出办公室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或者「累得连鞋都懒得脱就在床上睡着了」的片段中所传递给我们的「鸡血力」。我们甚至也会羡慕这些累成狗的职场人在工作了一天之后所去的餐厅——尽管我们现在就去得起。我们似乎不断地在重复「把自己按照模子捏成特定模样,然后不断地在假想的【幸福的剪影】里意淫」的过程。

我前两天无聊正好搜到了一个叫做「百歌医学」的网站。这个网站基本上是「立志于在美国考取医生执照然后长驻外的中国医科学生」的一个大本营。然后我在浏览了这个网站的几篇专栏之后,也毫不意外地感受到了巨大的鸡血力——即使对于我这么一个对于医科完全不感冒也丝毫不羡慕医生的人来说都是如此。更不用说那些一心向往着美国、心里的雄心壮志难以抑止的学子了。然而我很难想像,国内的医科学生在漂洋过海来到美国,开始过一个住院医生的生活之后,会如何回视自己当时在深夜里血液沸腾的那份激动。他们中的有多少,会感谢这些鸡血文呢。

在感受过鸡血力的虚妄之后,我如今开始对鸡血力开始警惕:当我们走了一条很辛苦的路时,也许我们走的并不是最好的一条路,我们也许只是被「自己走了一条荆棘的路」这件事情本身触动了。鸡血力对于我来说,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欺骗。比起宣讲会,我更喜欢促膝长谈,比起朋友圈,我更喜欢论坛中的求助帖。我现在看到巨大的鸡血文就会感到恐惧,对于我来说,这只不过是骗局这两个字的另一种写法。

有鸡血的地方,就有陷阱啊。

我知道说这些徒劳无功,我们年轻气盛的,不撞个头破血流怎么会后悔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