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错误的标准和一些愤慨

 

IMG_3906我回国这几个月里,零零碎碎的生活片段集结在一起,今天突然让我有点火大。

片段一:

晚上看完书从中南坐公交车回家,然后在车上还跟同学小打了一通电话。完了旁边的大妈不知道是无聊还是怎么的,突然跟我闲扯起来,问我在读书么,我说我在读大二。又问我刚刚是不是我女朋友,我说只是一个女生而已,结果大妈就八卦心大起,霸蛮说肯定是女朋友,我觉得跟这种陌生人也没必要讲嘴,就将错就错说就是女朋友。然后大妈明知故问又问了一句,你还没做事的吧(我不是才说了我大二么)?然后我说我还在读书。然后这大妈突然就爆发了:

 

“你没做事吃爸妈的喝爸妈的还要谈朋友?”

“那你觉得我什么时候谈朋友合适呢?”

“那你起码要工作了以后才能够谈朋友啊。”

“我要是读个研究生那我岂不是要二十六七岁才能交女朋友?”

“那肯定不。”

那你意思说我前面这二十六年都不谈女朋友然后突然到了二十七岁这年突然灵光一现顿悟怎么交女朋友然后瞬间就把婚结了把孩子养了么?

“不管怎么样你没做事怎么好意思谈朋友哦。”

“没做事就不能谈朋友么,可是读大学也要钱啊。”

“读大学那是父母培养你不。”

“难道谈恋爱不是父母在培养我啊,感情也是一种学习啊。”

“幸好我没有你这样的崽。”

”幸好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娘。“

然后说完这个大妈就下车了,我虽然刚刚说的很激烈,但是还是觉得心里很不痛快。完了我回想,现在的社会已经不是读完初中就可以分配工作然后有长辈介绍对象的年代了,我们这一代也不信仰指派婚姻,本来感情是一个宏大的,寻找另一半的过程。经历几段感情也本来是一个人能够学会如何去「爱」以及如何去「寻觅对方」的基本要求,如果要求一个人能够突然从零开始找到真爱,这实在是概率学上的谬误。我一直认为,即使一个人生命中有一个注定的爱人,那么如果他/她自己没有去「爱」的能力和意识,即使遇见了这个爱人,也一定是会以悲剧收场的。而且很可能分手之后,「明明遇见了真命天子/天女」的他/她还会痛骂自己碰到了一个人渣。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很可能每个人没有一个注定的爱人。那么在感情中提升自己就显得更加重要了,因为每一点进步,笼统的讲,都可以增加和下一个伴侣共度一生的机率。

然后再说回来,感情中的任何行为,都是需要物质作为基础的,而如果父母在这个时候完全没有任何财政的上的支持,难道子女天天去「有情饮水饱」么?去年我看到法国有一本杂志的封面话题就是倡议父母要给子女相对独立的生活空间,否则「难道要子女在父母的床上滚床单么?」。当然我认为这个对我来说还是太过于前卫的思想,但我不认为这是矫枉过正。总而言之,我觉得「为子女提供情感方面的支持」是父母的一大责任,也是我今后为人父母的一大义务。父母供养子女本来就是一个鸡和蛋的循环,而这个循环的模式,也一直是整个人类都在一直探讨的问题。回想我小时候,还记得姐姐读书时在恋爱上被封禁的程度:有一次我妈怀疑我姐姐和别的男生在谈恋爱,于是当天就去移动公司打了一份3米长的电话详单回家和她对质,现在想来当时场景还真是可怕。不过好在这几年大家都开始吐槽「早恋」的不科学性。「上中学让我们不要早恋,上大学又要我们好好读书,毕业了就要求天上突然掉下来一个男朋友」这种抱怨,绝不是没有其合理性的。所以等到我读书这几年,感觉「早恋」的封禁明显松散了许多。像衡水中学那种「两个异性走在一起就算是违纪」的高考工厂,真是个人成长之悲哀。

片段二:

回国之后,楼上的阿姨请客吃饭叙叙旧。饭桌上中途来了一个长辈。听说我在海外留学之后,就开始高谈她所认识的一个什么朋友的女儿,怎么样没花父母一毛钱在美国读完四年大学的。然后大伙都露出了很赞同的神情,我也是忍住做不得声。

幸好我爸听了也就是笑一笑,什么也没说。没有因此刺激我本来就很不爽的心情。

要想知道,在移民政策和留学政策苛刻的今日,美国每年都会涌入大量的留学生,有上百万之巨。而美国的教育资源也向来是十分昂贵的,一个留学生在一所不错的公立大学就读,加上生活上的花费,基本都要去掉5万刀。而当前的CPT/OPT政策是,只要打工超过20小时一周就算全职,而全职的时间CPT+OPT只有12个月,除了STEM专业可以延长到29个月。而在校内不算在CPT/OPT中的工作一周必须要控制在20小时之内。那么。简单的算算数,如果大学4年,读书4年中把CPT/OPT全部用完,而且全程不回国外加不读书的时候不吃饭不喝水不花钱,那么一共有四年8个学期32个月4周/月20小时/每周=2560个小时在校工作时间 和12个月的校外全职工作时间。

众所周知校内打工向来都是没大钱赚的,基本就是州最低工资,10刀一小时左右,15刀一小时的工作都已经十分罕见了。要知道在UIUC一个Lecturer的工资大概就是6万刀一年左右。再算下来,在学校打四年工最多能赚38400刀,还付不清我们学校一年工程学院的学费。而另外那整整12个月的校外全职工作时间,无非也就是能去大公司当当实习生,实习阶段的薪水往往远低于全职员工,那么这12个月怎么都赚不完空缺的16万刀的。再退一步说,如果一个人读了4年大学每年还能赚5万刀,那么能牛逼到这个份上的人也没必要读大学了,他哪怕卖煎饼果子也能走向太空的。

然而这种长辈似乎连这种算数也不会算,常常看到这类人在饭桌上瞎逼逼我就很想抽他。

这时候肯定有人要提起奖学金助学金七七八八的一大撂。送个图给你看。

奖学金

说了这么多。什么勤工俭学这四个字轻易不要提了,否则我会认为你在侮辱我智商。

片段三:

我今天在网上无聊,看到有人提起以前帝吧的一个前辈,叫做鲍鱼汤洗脚,说过的一段话,

「我前面说过LZ多少把一事无成跟收入联系了起来,现在的人都很现实,我也一样,都希望能自己买房自己养活自己。可是现实是残酷的,现在的社会发展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泡沫经济较多的时代,很多事情已经不是我们靠着5000年文化就能去做的,独立自主这种生活确实不好过。不要觉得靠父母给首付是丢人的,这其实跟我们现在的环境有很大关系,也是许多人迫不得已改变的。

这段话话糙理不糙,我很能理解这位前辈无奈的心情。在100年之前,谁也不会料到房地产经济会成为世界经济的命脉之一,而如今我们已经步入了一个年轻人买不起房子的时代,你在北京城里看到买不起房子的年轻人;你在中环也看到寄居蚁穴的青年;你在纽约芝加哥发现大家都只租得起房子;你还会在《Friends》和《Mad Men》还有很多很多的电视剧里看到买不起房子的年轻人。然而在中国,无论是租房市场还是大家对于房产的消费心态,都十分不成熟,而这个时候的年轻人,除了诉诸父母之外,真的很难有一条理想的出路。

最后我真的很想说。我们在一个飞速变化的时代。而这个时代因为这样的变化,更加需要互相理解,也更加需要有正确的标准。我说这么多父母供养子女的事情,不是想要表达一种「父母为子女呕心沥血就是理所当然」的无耻。我十分感激我的父母对我的支持,而且我也认为传承这份支持也是我的一份责任。只是社会上太多人在扭曲这种支持,喜欢拿过去的事情跟现在的情况做没有意义的对比,可是10年之前北京城里哪里有上千万的房子么?很多长辈喜欢拿自己当年如何自主独立来批判年轻人,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单位分配也没有共产主义了。拿一个不切实际的标准去要求年轻人然后以此诋毁他们,本来就是一件十分不正义的事情另外教育这个过程本身就是十分复杂的,「并非仅仅是支付学费和提供住所而已」,有时候包含了广袤的内容。而且教育本身不可避免的也具有投资的属性,这本来也就是父母对于未来的一种投资(虽然是高风险的)。因而有些在教育阶段批评「子女吃父母的用父母的」这样的论断本来就是很站不住脚的,这就好像是批评婴儿不会自己穿衣服给父母添麻烦一样–这是每个人成长的必经过程啊。片面的要求子女独立和人的社会性也是根本相悖的。最后我想再次说明,我说这么多,不是想抹杀对于天下父母的敬佩,而是想强调,很多年轻人作为接受者也往往出乎无奈,而非很多长辈所鼓吹的不懂得感恩云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