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记·第一夜

IMG_3696旅途是淡掠过群山的天高云淡。旅行是在脚下滑步的欢声笑语。旅程是萦绕耳边的隐约歌声。

头一次不做功课旅行。头一次享受别人的安排。然而我必须要说,无论多么纠结的人,都应该享受一次没有疲意的,被别人所安排,被别人所带领的旅行。就做一个傻子。

旅途有点曲折,从长沙飞到兰州,到了兰州再高铁到西宁,然后早上醒来再去贵德看黄河源。

然而刚下车时,还略有高原反应,耳朵蒙蒙的。不过天很好,凉爽得可以穿一件外套乱跑。把青旅的入住手续办完就已经晚上八点了,但外面天还大亮着,一点都不像晚上的意思。我们一行人挑了家看起来生意不错的拉面馆,点了一盘烤羊肉,外加两串羊腰子,欢快地扫清了盘子。值得一说的是,这里的小餐厅没有洗手间可以用。要洗手了,老板娘就会端一只铜壶,走到马路牙子边的树下,徐徐浇水来供顾客洗手。透亮的水线从壶嘴跃出,一人弯腰而立,一人蹲伏而踮,这个画面煞似某种洗礼仪式,沉默又庄严。

吃完饭天就黑了,这个小城里安安静静的,行人走动也悄悄的,路边有老人坐着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孩子在坡道上轻声嬉笑,我们就着石板坡一路漫步回到住处,呼吸里都是夜的温柔。

晚上的西宁凉沁沁的,穿两件衣服正好自在舒适,这里可真是避暑的天堂啊,六月时分,全国都火烧一般,这里还保有可贵的清凉,夜里盖一床薄薄的秋被,闭上眼全然是棉絮的松软,和床铺的体贴。

这是第一夜。

从吐槽洗碗说生活

 

IMG_3551早就想写网志了,然而这几天太忙,都没动手。说忙也不是说有多大的事,大多是鸡毛蒜皮,油盐酱醋。今天是烹饪的第15天,然而我对于做菜并没有内在的强大的热爱,而往往只是一种「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愉快。有客人有朋友,自然乐在其中。然而平常若只是满足口腹之欲,我宁愿在外面吃。

我热爱这一场生活,但极度痛恨其机械重复的部分。下厨的全过程,就恰似是一场生活的缩影。配菜的过程是奠基,而煎炸炖炒则是创造,其后刷锅洗碗则是无创意无营养食不知味的枯燥重复。我往往认为其对于生活的唯一意义,就是作为一种映衬,是生活的灰暗底色。有人说生活的态度是「即便刷碗也能载笑载言」,然而我实在不认为这劳什子有什么乐趣可言。生活的意义于我来说,是「摒弃重复」,是「勇敢尝试」。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洗碗机,微波炉,洗衣机还有iRobot的原因。 如果有人能帮忙把碗洗干净冲干净然后烘干放稳,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下半年试试洗碗机的效果,希望不是黄粱一梦。

总之这些厨余的休憩,让我觉得我不想要一份这样的生活。我不渴求回家就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如果这样做的代价是我的另一半需要在上述毫无价值的过程中浪费时间的话;我也不渴求儿女绕膝,如果这样做的代价是彼此的事业都难以增长,每天都需要为奶粉尿布焦头烂额的话。

然而我们这个社会似乎太早地开启了人生的挂机模式,大量的年轻女性,都纷纷踏上了结婚生子做菜刷锅的征途。而婚姻的意义也似乎变得很浅陋。也许婚姻并不适用于每个人,起码目前来看不适合我。

我每每想到整个社会的大部分人,都在过起床上班,下班回家,躺在沙发上看看电视就睡觉的生活。就好像我小时候会突然想起,这个地球上的60亿人,每个人每天都要穿衣服(或者说起码有穿衣服的需求)一样可怕。然而大部分人选择了一个可以重复可以保持的状态就不再前行。这不就是现世版的行尸走肉么。我每每想到这个,都料到别人会觉得我是傻逼。然而我真的认为,人类的多样性,也许往往只在社会的高阶中得到体现,而活在中层的大部分人,可能基本也只是在同化别人以及被别人同化中蹉跎一生。我想到这个就觉得很可惜。

以前听一个在香港念书的同学说,「如果每个人都有个性,那么‘有个性’这件事也变得没个性。」我去了香港之后,见过形形色色的新新人类之后,略微可以理解他的想法。然而我认为,之所以他如此想,只不过是因为很多香港人在「装作有个性」,其实质只不过是「雷同的怪异」,而这番「雷同的怪异」太多,则难免让人觉得视觉疲劳,而动态的独特却让人眼目常新。

我从来不觉得「做不同」会变得「枯燥」,若每个人都在努力寻觅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么这个世界应当会变得更加灵动吧。

我不敢妄断,也不敢妄想,只希望我能在这条路上不断遇见千奇百怪的别人,开心的做莫名其妙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