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三万英尺之上的胡话

IMG_3303

一班飞机回国,上飞机前还花20刀买了一季老友记,结果上飞机发现海航竟然有老友记可以看,顿时跪倒在地上。

感觉我已经逐渐成为老友记的脑残粉,倒不是整个剧搞笑的点怎么让我觉得精彩(当然其实我经常笑到前仰后合)然而其中传达的男女关系的范例和模式都很让我觉得喜欢。

没有承诺也没有固定的模式或者依附,可以一起也可以分开,但并非常含泪水或者歇斯底里。也许国内的同学看到我这样说又会说[贵圈真乱],然而很多时候我倾向于这种开放性的关系[不是开放的性关系]:也许你今天与我同住,但你下楼买包烟的当头没准就爱上了另外一个人。我的生活模式渐渐让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十分缺失安全感的人,然而我不能忍受禁不起岁月磨蚀的感情。我也从不觉得感情里有退路可走,然而感情里会有演化,会有发展,旧的感情也可以有新的模式。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见见旧情人,说说话,抛开过去的伤痛和一切执念,大家只是坐下来,好好聊聊。也许一起喝酒,也许不,也许一起吃夜宵,也许不,也许一同刷牙,也许不,也许一起拥抱着笑,也许不。 但不管怎么样,感情为什么一定是一条孤独的,有尽头的路呢?有时候感情像是一座立交桥,有时候好像行驶在某条路上,但其实却不在任何一条路上。有时候简简单单的,就从这条路,切换到了下一条。有时候你也可以开下这座桥,在海边或者山路上奔驰。

我有时觉得世界很大,但两个人却可以互相依偎不顾其他,有时候有一座秋千,或者一个屋顶就够了。有时候我觉得世界很小,哪怕是万水千山,也可以再聚首,只要信念坚定不移。

我晓得我现在在胡说八道,在荷尔蒙、睡眠不足、酒精以及别的各种因素下神智不清精神恍惚,但我又觉得我是很坦诚在说话,很坦诚的在诉说。

感情本来就是很个人化的事情,从来没有什么确切的惯例或者规则可言。借用卢梭的话说,我十分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违抗你把个人对感情的见解当作是常态的妄想。

然而人是社会化的动物,很少有谁可以活在世外桃源里,不顾别人的看法。有些社会可能是野蛮甚至残酷的,但活在其中的人也许自得其乐。换句话说,[别人玩的开开心心的,要你个妖怪出来操什么心?]。我想有时候可能是个人的内心不够强大,或者是背后的支持不够坚定,又抑或是只是惧于去面对一切未知?

我不晓得,我只想要随着心情去游荡,也许去爱,也许不爱。不是老掉牙的罗曼蒂克或是海枯石烂,走走停停,大概是我所想的。

5月14日于芝加哥-北京航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