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登湖

IMG_0112

昨日又是睡到晌午才起床,外面断断续续下着小雨,去波士顿的唐人街吃了一顿日式火锅(Shabu-Shabu),然后就坐上了美国臭名昭著的火车往concord去。

美国的火车果然晚点,三十分钟的火车开了一个小时 Continue reading

安静的【声音】

IMG_3140

I

我渐渐喜欢上宁静的夜晚,黑暗中键盘微弱的背光,以及kindle灰白色的质感。我曾经一度觉得狂放的生活才是年青的归宿,可今天看来,静谧无声的时刻才能让人听到生活的真义。别克有一句广告词说[不喧嚣,自有声]。 虽然 Continue reading

埃塞俄比亚菜一掠

IMG_2086

昨夜出去浪了一番,三点多才睡,今早睡到十一点自然醒。我睡的榻榻米很舒服,睡得也很安稳,早上起床洗漱完毕,便看到窗外已白雪皑皑。春天的第二城(芝加哥市政也曾采用拉丁语urbs in horto作为其宣传语,即园中之城。)一夜之间便银装素裹。然而这雪我在香槟早已习惯,香槟的雪像加州的阳光一样多见,再加上旅行的欢欣 Continue reading

失眠胡话

 

IMG_1622

我最近一直都很严重的失眠。或者说只是晚睡而已。晚睡已成习惯,觉得很悲哀。我向来是睡眠模式很不稳定的一个人,只要晚睡一天,便天天晚睡。晚睡如山倒,早睡如抽丝。

不过我一直都认为,思考和睡眠在一定程度上是互相冲突的。我见过的一些过的很是单纯快乐的人,睡眠的过程也往往平顺之至。而每天胡思乱想的人,似乎夜深人静时大脑就开始变的异常活跃。似乎就是不能睡着。平日即使零点爬上了床,也要在微弱的灯下看几篇纽约时报的社论,才能慢慢睡着。然而我并非是说该报的社论如何文采飞扬,正好相反,该报的社论常常无聊到让人昏昏欲睡。这也是为什么我睡前看报的原因:往往报纸里的信息到了一天的结尾基本都没有太大的价值(不过有时新的一刊会在子夜推送),可我丝毫不在乎这些信息是否还有实时性,只要它是催眠的,无助于思考的,就足矣。

我已经逐渐感到,过度的无谓的思考有时候在毁掉我的生活。然而我很固执的深爱这件事 Continue reading